优游游戏登录

优游游戏登录 现代言情

反穿书:嫡女翻身平常

睁开

反穿书:嫡女翻身平常 排骨粥粥 著

已结束 签约 VIP 现代言情宫闱宅斗

50.85万字| 1263总保藏

反穿书,皇子×嫡蜜斯

梦里,她夫死儿消,最初大张旗鼓地放了一把大火烧死了本身。
梦醒,她作为侯府的嫡长女,正坐在前去国都的马车上等着入京和她的小皇子结婚。
莫非带着剧情穿书的女主就真的能占尽好运?
莫非本该幸运完竣的人就该死落得一无一切?
她不信,她非得和这运气拼尽尽力的争抢一回不可!
却没想到——
她家小皇子争气,一举就让她坐上了那遥不可及的皇后之位。

小剧院:
即位后,顾明磊带张徐徐回了镇北侯府。他指着对门斑驳的墙头,笑道:
“你来国都的第一日,我就趴在那树背面悄悄的瞧你呢…”
“只一眼,我就非你不可了。”
那院子里的柿子树已挂上了果子,张徐徐能设想的出他猫在树上的模样。
“那我比陛下早。”
“在那些还未相见的日子里,我便非殿下不可了。”

收费试读 插手书架 去APP,收费畅读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品礼品写的好棒,送个礼品~!

保举票本周票数

0

还不收到保举票,等候你的鼓动勉励

投保举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32

排名203

投月票
我的迷妹品级

还没人撑持Ta·快来做第一人

作品会商区

0/25字

0/2000字

签约

排骨粥粥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1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50.85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126

更多迷妹总榜

  • 1

    柯九六

    1,823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Chen Hongyu

    1,736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红袖书友15634194711475230

    1,736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丁艳芳108

    1,736
  • 5

    !70695381

    1,721
  • 6

    何必虎

    1,658
  • 7

    甜甜的妈妈

    1,652
  • 8

    红袖书友15041147601662141

    1,483
  • 9

    DEVLL

    1,451
  • 10

    原山野有雾

    1,426

同类保举

  • 首辅娇妻有空间

    鱼小桐

    21世纪女军医陆娇,穿梭到一本书里,成了四个小反派的狠毒娘,将来首辅大人的早逝妻。书里四个小反派会成为作歹多端,杀人不见血的大反派,最初被男女主给灭了,首辅大报酬了替儿报复,黑化成最大反派BOSS,一向作歹到最初才被杀了。陆娇望远望身旁只到膝盖的四个小豆丁,再看了看瘫痪在床的首辅大人,算了,她做做功德把小豆丁扳正,趁便把首辅大人治好吧。可没想到四个小豆丁和将来首辅大人此刻只想弄死她,中午掐她脖子,

  •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

    千桦尽落

    宿世,镇国公府,一朝倾塌灰飞烟灭。今生,嫡长女白卿言更生一世,绝不让白家再步宿世后尘。白家男儿已死,大国都再无白家立足之地?大魏国巨贾萧容衍道:百年将门镇国公府白家,从不出废料,女儿家也不破例。厥后……白家大女人,是一代战神,成绩不败神话。白家二女人,是朝堂新贵忠勇侯府手腕了得确当家主母。白家三女人,是全国第二巨贾,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俊彦。·白卿言感怀萧容衍上辈子曾帮她数次,暗中送了几回动静。

  • 退婚后我成了权臣心尖宠

    蓝白格子

    农科专家时卿落身后再睁眼,穿成了一名现代田舍女。残局便是被百口卖了,正要被强行带走,给县城行将病死的大族令郎结婚陪葬。时卿落撸袖子便是干。以恶制恶、以暴制暴,让极品们哭爹喊娘的自动将亲退了,还不得不供着她。回头她自动将本身嫁给了隔邻村,被分炊断亲昏倒的萧秀才当媳妇。时卿落看着萧秀才家薄弱虚弱的娘、荏弱的mm和灵巧的弟弟,对劲的摸摸下巴,今后你们都归我罩着了。今后担当起了养家活口的重担,莳植养殖一把抓,

  • 穿梭后有个皇位等着我担当

    杨不寻

    嘎嘣一下,玄卿穿梭了,成为玄苍国的小公主。玄苍国已由三朝女帝奠基山河,下一任皇位要在五位公主当选一名去担当。眼看下面的四个姐姐天天争的不共戴天,玄卿可不想卷入皇位争取战,她决议:必然要在成人礼前出宫去避祸!这个设法被娘亲绝不包涵的看破。当朝女帝请求玄卿到三台四门部属单元去历练,不妥天子,就得做好筹办成为将来的肱骨之臣。三台四门是玄苍国构造架构的焦点高层部分。玄卿悄悄吐槽:三大台柱,四大门神,各个

  • 快穿女尊体系之宠夫成瘾

    一念如尘

    (快穿+女尊+甜宠+一对一双洁)“殿下,有人拉拢门房。”管家将手里的银锭子交到白染手中。“呵……一个银锭子就想刺探本殿的秘闻吗?”嘲笑一声,众人真是怕她不死啊!只是她摄政王府的下人是这么轻易打通的吗?“不,不是。”管家连连摆手。“嗯?”白染蹙眉。“那人想要探问的是奴才您身量多少,几更入眠几更起,喜辣喜甜仍是喜酸,几时起头习武练剑,琴棋字画更爱哪一个,喜好风花雪月仍是对影独酌……”白染嘴角徐徐勾起:“